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搶救大明朝 > 第850章 黃河之水泡過來
    明軍來了!

    是沿著黃河北岸,浩浩蕩蕩而來的,人數之多,已經超過了十萬!在步軍大隊合著火炮、輜重、民伕抵達之前,馬隊已經先一步抵達了,約三四千之數的“黑槍騾子兵”,以連或排為單位,在清軍的黃河南北兩大營周圍展開,把住了大小路口,占據了周遭村落,隔絕了兩大營和外部的聯絡。和“黑槍騾子兵”同來的還有千余“洋馬兵”,也是騎著騾子行軍的,同時還牽著高大魁梧的折耳洋馬,人人肩背馬槍,馬槍的槍尖一律沖上,在冬日的陽光下泛著瘆人寒芒。

    千余“洋馬兵”分了兩隊,分別在河南大營、河北大營開外四五里的空地上晃蕩,就是擺明了震懾兩座大營內的清軍——大明鐵騎,天下無敵!要是有膽子一試鋒芒,就放馬過來吧!來了,就死定了!

    陳泰、圖海兩個人都到了河南大營的“上層高臺”上觀陣,舉著望遠鏡,面色陰郁的看著這些耀武揚威的明軍騎兵——這些騎兵不僅馬好,而且人人還有一身黑色的板甲,看著就有威懾力啊!

    兩人都是知兵的,陳泰是久經戰陣的“老兵”了,圖海雖然沒怎么上過戰場,但是兵書讀了不少,跟著陳泰后又不恥下問,也學了一身的用兵本事。所以他們倆都知道眼前明軍騎兵數量雖然不多,但是擺開野戰的話,足以沖垮他們手下的兩萬大軍了。

    “他N的,”陳泰放下望遠鏡,罵了一句,“連騎兵都不如人家了,這仗怎么打下去啊!”

    圖海還舉著望遠鏡在看,他在看明軍步軍從黃河冰面上通過,然后在黃河南岸秩序井然的展開、扎營和占領高地或要點。

    其中高地就是黃河的河堤,開封周遭的地形非常平整,也就是上千年以來不斷加高度黃河河堤成了個人工高地。清軍的黃河南北兩個大營都是依著黃河堤壩修建的,所以兩座大營都有上下兩層,其中上層就搭建在堤壩上,作用就是兩個,一是防止明軍奪取整條堤壩——清軍立河南大營的目的,不就是掩護他們挖掘黃河堤壩,好水淹河南州府嗎?要是堤壩全讓明軍占領了,他們上哪兒挖去?

    而“大營上層”的另一個作用,則是掩護河南大營的守軍撤退。河南大營雖然堅固,但是一旦黃河水沖下來,多半也扛不住。所以在挖開堤壩后,清軍也得撤退,要不然他們挖掘的就不是堤壩,而是埋葬他們自己的墳墓了。

    河南大營中的清軍要退往河北大營,就得從浮橋上過,而浮橋的兩頭就連著南北大營的二層。

    正因為這兩個用處,所以南北大營二層在圖海看來,就是這次黃河南北大營之戰的關鍵所在。

    而明軍似乎也注意到了這一點,一隊火槍兵就在河南大營二層東面四五里外的堤壩上列了個非常密集的隊形。在他們的身后,還有不少士兵和民伕在扛大包堆壁壘......

    圖海放下望遠鏡,兩眼依舊死死盯著那隊擺出密集隊形的火槍兵——這支火槍兵看著就古怪,至少2000人的隊伍清一色都是火槍,而且隊形密集到肩并肩了......

    “麟洲,你看見什么了?”陳泰這時也發現圖海的異常了。

    “統領,”圖海一指明軍的火槍隊,“您看見那些南蠻子火槍手了么?他們的隊形好像很密集啊!”

    “看見了......”陳泰道,“是密集了一點,可惜堤壩頂部太窄,不太好用騎兵,要不沖一下他們就慘了。”

    陳泰似乎沒怎么在意,圖海雖然覺出了一點不對,但是也說不出什么,也就沒有留意。

    陳泰又對圖海道:“麟洲,別擔心了......咱們的大營堅固無比,而且還布設了大量的佛郎機炮和紅夷大炮,還有2000支火銃,南蠻子拿什么打?如果真的用尸山血海來堆,就中了皇太叔的下懷了。”

    “統領所言極是。”圖海當然擔心了,可是上級的意見,他還是不能不當回事的,且看著吧,再看一看也許就知道門道了。

    ......

    “提督,咱們在黃河堤壩上的一號壘已經修好了!”

    閻應元帶著一個小小的中軍指揮部,剛從冰面上過了黃河,他的軍師徐爾默就給他送來一個好消息。

    “沒有發生交戰?”閻應元問。

    “沒有,”徐爾默道,“咱們的燧發槍團都沒表現的機會。”

    圖海看到的是一個燧發槍團,和“大洋馬團”一樣,都是閻應元手頭的王牌!

    這種專打排隊槍斃的燧發槍部隊因為可以擺出更加密集的隊形,裝填和射擊的速度也更快,而且受到惡劣天氣的影響也較小,所以相對火繩槍部隊是有壓倒性優勢的。

    而在黃河堤壩上騎兵沒有用武之地,所以長槍兵也沒什么用處,純火槍的這個燧發槍團正好發揮威力。如果清軍派出火槍兵來對打,肯定死得很難看。

    “他們不派火槍兵出來也好!”閻應元道,“這是咱們的底牌......留著打多鐸吧。”

    “提督,”徐爾默道,“還有二號壘呢!”

    閻應元笑道:“沒有問題的,他們能看著咱們修一號壘,就不會干涉咱們的二號壘了......一號、二號都成了,接下去就是圍城大壩了,現在的問題就是人手不一定夠。”

    “人手不是問題,”徐爾默道,“鳳副提督(鳳三)打了包票,半個月之內再拉10萬人過來!到時候天氣也該暖和了,正好挖土修大壩......最多干上一個月,到三月初的時候,咱們就能挖開黃河大壩,水泡東虜軍的河南大營了!”

    原來這就是閻應元、徐爾默他們用來對付清軍河南大營的辦法!你們不是要挖堤壩嗎?

    好啊,咱們大明也來挖,而且搶在你們之前挖。在挖開黃河堤壩前,先圍著河南大營修一圈堤壩,形成一個蓄洪區。然后把黃河水引進來,也不要在漲大水的時候引,這樣容易沖垮圍城的堤壩。在三四月間慢慢引,一邊引水,一邊加固圍城的堤壩。最后把清軍的河南大營泡在水里!

    這個河南大營是個用沙袋和泥土堆起來的棱堡,可以放火炮,卻防不了水泡。就算防得了水泡,多鐸挖開黃河大壩,水漫河南州府的計劃也泡湯了。

    當然了,這個打法的工程量是很大的。至少得有二十萬人幫著挖土堆壩,這就需要大量的支出!不僅要供應那么多人的飲食,還得花錢雇丁。

    所以河南地頭蛇鳳三就被從汝寧調入了閻應元軍中,專門負責花錢拉人。

    另外,朱慈烺還從工部、戶部(戶部管運河)調了一批參加過黃淮運治理大工的伎術官負責指揮圍城堤壩的修建。

    徐爾默笑道:“東虜的皇太叔大概是不知道咱們在黃淮運大工中修了多少壩,挖了多少土......咱們可是生生挖出一條黃河入海之道的!他想跟咱們比河工,真是自取其辱。等咱們的圍城堤壩有了點模樣,估計這位皇太叔就該來黃河邊上送死了!”

    閻應元冷笑道:“來了就得慘敗!洋馬騎兵團和燧發槍團都是為他準備的!我就不信了,他的那點火器新軍能和咱們相比?”
九龙心水4中4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