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明日之劫 > 732 時間
    伴隨著無數的低語傳來,數根好像摩天大樓一樣的觸須帶起陣陣腥風,筆直地刺向了周白的位置。

    觸須未至,狂暴的氣流已經被壓成了空氣彈一樣地撞向了周白,一路上發出轟隆隆的巨響,宛如一道道雷霆在空中炸開。

    面對皎皎的攻擊,周白抓著玄女的手,兩人一個閃爍已經消失不見。

    克莉斯緹娜在腦海中問道:“周白!你打算怎么做?不發動時光倒流嗎?”

    周白忍耐著想要時光倒流的沖動,經過無數殘酷的戰斗,他在面對死亡時,已經變得越來越理智,此刻也無比冷靜地說道:“有些情報,我還需要了解一下。機會只有一次,一旦倒流后仍舊失敗,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周白一手拿著人皇劍,一手牽著玄女,整個人金色劍氣纏繞,在連續的閃爍中,一步一步走向了東華城,每一步踏出,都會穿梭空間,跨越數百米的距離。

    “周!白!”畸變的皎皎身上爆發出層層疊疊,無窮無盡的低語聲,越來越多的臉龐從她的血肉之中冒了出來,一臉痛苦地看著閃爍前進的周白。

    遮天蔽日的觸須橫掃而來,空氣中更是彌漫著一股股畸變的力量,讓東華城戰斗的修士都感覺到了心中的躁動,甚至有飛在半空的修士慘叫一聲,身體便直接開始了畸變。

    感受著體內澎湃的畸變之力,玄女和周白一邊前進,一邊看著皎皎,臉上逐漸露出紅暈,有些興奮地說道:“這個畸變體好強,我們這次來是要降服她嗎?”

    周白皺著眉頭不斷將體內上升的污染度注入玄女的體內,他能感覺到有畸變的力量正在不斷污染周圍的環境,這樣下去的話恐怕整個東華城會有數百萬甚至數千萬人開始畸變。

    下一刻,恐怖的陰影已經籠罩了周白和玄女兩人,宛如山脈般的觸須爆壓而下,掀起的氣浪化為一陣陣風暴,直接將陰影所籠罩的無數玻璃窗戶給震成了碎片。

    轟!驚天動地的巨響聲中,觸須一路爆壓,已經將東華城2000米這一層的地面撕出一個大口子,接著一路爆砸,撕開了一層層的地面,而周白和玄女兩人卻已經消失無蹤。

    伴隨著周白消失不見,畸變的皎皎似乎更加狂暴,一只只滿是利牙的巨嘴從她的身上長了出來,發出憤怒的嘶吼聲。

    看著這一幕的李正道一直沒有說話:“周白嗎?不過現在可沒時間管他了。”

    他看著畸變的皎皎,手掐道訣,洶涌澎湃的元神力從他體內爆發了出來:“先把皎皎收了吧。”

    ……

    此刻的周白和玄女已經來到了東華城內部,躲開了皎皎的攻擊。

    感受著整個城市上下不斷地震動,周白心中暗道:‘沒有追過來,是在和別人交手嗎?’

    ‘接下來要去那里……我記得位置是……’

    周白手持人皇劍,一路上直接斬開地面,破開各種高樓大廈,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鉆頭在穿山裂石一樣,一路直接前進,洞穿一切,不斷靠向三清道宗的禁地,也就是過去他面見皎皎的地方。

    伴隨著墻面破開,大片大片的血肉出現在周白的面前。

    “到了。”

    此時此刻,距離周白到達東華城,已經過去了四分鐘。

    克莉斯緹娜忍不住說道:“周白,你到底要干什么?每晚一秒鐘,時光倒流回去都可能來不及了。”

    周白:“就算晚了也有機會彌補,但用早了的話,那就什么機會都沒有了。”

    克莉斯緹娜:“什么意思?”

    周白沒有說話,而是手中長劍橫掃,又連續破開大片的防御工事之后,來到了之前他在東華城修煉黃昏道術的地方。

    便看到此地的墻面、地面、天花板都已經大面積的破裂,到處都是戰斗的痕跡,地面上橫七豎八地躺著一具具的尸體。

    ‘有戰斗發生在這里?’

    周白的目光一凝,突然看向了一名倒在墻邊的男子,身形一閃,已經帶著玄女來到了對方的身前。

    呂重陽感受著元神力的逐漸枯竭,氣血的衰敗,心中涌起一陣不甘。他勉強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內臟幾乎被撕裂大半,四肢被折斷,渾身上下全是重傷,死亡已經是時間問題。

    就在這時,他感覺到眼前一花,有人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呂重陽抬起頭來,便看到一個有些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但是當他定睛看去,卻看到對方是一名長相有些陌生的少女。

    這是玄女在周白的命令下,改變了樣貌。

    當看到呂重陽的時候,周白就思考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對方看到現在的他,可能會非常不配合。

    所以他選擇自己藏在一旁,讓玄女調整容貌后和對方對話。

    玄女在周白的傳音下說道:“呂重陽老師?你怎么在這里?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為什么會有這么大的畸變體?”

    “你是……道校的學生?”呂重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正在飛速流逝,來不及多想,立刻說道:“快!快去通知其他修士,去支援陣法層,他們要破壞陣法中樞。”

    玄女繼續轉述著周白的傳音:“誰要破壞?那個畸變體是哪來的?她什么時候畸變的?”

    呂重陽艱難道:“是翻……翻天教,李修竹帶著一群妖魔襲擊了我們,還激發了長老們畸變。”

    周白聞言心中一沉:‘怎么可能?是李修竹襲擊了皎皎?為什么?他為什么要干這種事情?怎么可能會這樣?這完全不合理……’

    他連忙又催促玄女問道:“是什么時候襲擊你們的?什么時候畸變的?多久以前?”

    呂重陽的氣息越發衰弱,眼睛開始漸漸無神:“兩個小時……”

    話說到一半時,眼前的呂重陽已經徹底失去了氣息,周白從一旁的墻后緩緩走了出來,看著呂重陽的尸體,輕輕嘆了一口氣。

    他還記得對方在入學考試的時候表揚自己的模樣,還記得自己和對方據理力爭,對方允許自己不去教室上課的場景。

    伸出手,緩緩和上了呂重陽的眼睛,周白手中人皇劍一揮,金色的劍氣已經撕裂大地,整個人拉著玄女朝下方落去。

    克莉斯緹娜感受著周白心中的怒火,緊張道:“周白,現在怎么辦?超過了一個小時,我們時光倒流也沒用了啊。”

    周白臉色冷峻,緩緩說道:“找李修竹去。”
九龙心水4中4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