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宋風天下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幕后
    大江與大運河交匯之處的江都城是江南一代知名的繁華之處。

    這里最鼎盛時期甚至比建業與杭.州城還要繁華富庶。至于原因,就是在于鹽。

    兩淮鹽場是華夏四大鹽場之一,也是產量最大,歷史最悠久的鹽場。早在西漢時期,吳王劉濞的封地就在廣陵。他發動百姓煮海為鹽,通過鹽利組建了強大的軍隊,發動了著名的七王之亂。當時可是把漢武帝的老子漢景帝給嚇的手忙腳亂,連心腹大臣都給殺了想要講和。

    由此可見鹽的利潤是多么的可怕。

    雖然七王之亂被平息,吳王劉濞也早已經化成了骨頭。可江都作為鹽業的中心位置卻是就此流傳下來。

    到了大宋的時候,一開始鹽鐵專營還好說。可隨著時間的流逝,許多東西都變了味道。這里的官鹽逐漸轉為交給那些鹽商們承賣,而那些鹽商們花錢買下來官鹽之后再高價賣給全國各地的百姓,一個個都是富的流油。

    不過這種好日子卻是在趙栩指派宗澤整頓鹽務之后煙消云散。因為宗澤到了江都之后就拿鹽業相關的官吏開刀,狠狠的殺了一批。隨后廢除了鹽商們買鹽承銷的資格。將所有的鹽都收歸國.有發賣。

    這就是妥妥的斷人財路啊。斷絕了揚州鹽商們的財路,那比殺了他們還要狠。宗澤在江南整頓鹽務期間,遇上的刺殺不下百起。就連配屬在他身邊的數千背嵬軍都死傷數百。

    這種事情宗澤當然不能忍,他可是上過戰場的人,而且身為皇帝的老師背景真的是硬到沒辦法再硬的程度,哪里會受這些。大軍出擊將江都城內的各家鹽商連著掃蕩了幾遍。那真是殺的血流成河。

    江都城內的鹽商幾乎被一掃而空,這才使得之后的鹽務整頓得以順利進行。

    不過這個世界上只要是有利益就必然會有人去做,宗澤殺光了表面上的人可暗地里還在做事的依舊存在。

    他們買不到官鹽,就開始玩私鹽。通過各種手段弄到了鹽之后以低于官府定制的價格大肆發賣各處,不用交稅同樣是大賺特賺。

    只是,這種販賣私鹽在大宋那是抄家砍頭的罪名。錢雖然能夠賺到可只要是被追查到,以趙栩的心性真的是砍頭殺人毫無商量的余地。

    這種殺頭錢無論是誰賺著都不會心安,他們都想著能夠回到之前那種承包官鹽銷售的時代。這個時候有人找上門表示愿意提供各種幫助和便利,讓他們去干掉在外的皇帝。

    殺皇帝那是妥妥的誅九族的罪名,可不殺皇帝他們一樣要死。因為來人表示你們販賣私鹽的證據在他們手上,不同意的話馬上就上交給皇帝。到時候是給什么樣的下場自己清楚。

    賣私鹽賣的是鹽這種大家每天都要吃的東西。那么多人吃那么多人買的,想要追查真的是毫無技術難度。

    給出威脅的同時,他們還給出了誘惑。保證事成之后他們可以重新獲得承銷官鹽的資格,并且世代相傳絕不違背。

    在現實的利益與殘酷的威脅面前,這些人只能是選擇九死一生的拼命一搏,并且毫不意外的完蛋了。

    “這就是此次行刺的全部來龍去脈。”在江都城內向趙栩詳細稟報全過程的六扇門總捕頭鄭樸,恭敬行禮之后等著趙栩發話。

    “人呢?”趙栩皺起眉頭“鼓動他們的人呢?”

    “大將軍領兵來這里之后,那些人自覺死罪難逃,就紛紛自殺或是逃亡。至于背后鼓動之人,追查追問之下都沒有什么消息,唯一能得知的就是他們說話有汴梁口音。”

    所謂大將軍就是岳飛,在拿到鄭樸的報告說可能江都這里派人干的行刺事件后,遠在汴梁城的岳飛就親自領兵一路殺了過來,就連自己的長子岳云出世都沒來得及陪伴。

    大軍在城外和鄭樸一行人匯合,得到了確切消息之后岳飛直接發兵封城。數不清的軍士們挨家挨戶的搜查抓人,但凡是參與了這件事情的人家一個都沒跑不是自殺就是被抓。此時還活著的人都被關在軍營之中,享受著鄭樸帶來的人的熱情招待。

    至于岳飛為什么能夠發動兵馬,那是因為趙栩在離京之前給他留下了圣旨。允許他在沒有得到圣旨的情況下調動萬人以下的兵馬。

    這種事情在文武百官看來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歷朝歷代做皇帝的最害怕的就是手握兵權的大將,各種打壓各種提防那真是數也數不清楚。別說是大將了,就算是親兒子掌握兵權都不行。

    通常情況下哪怕是岳飛這種級別的高級將領,身邊能被允許配上五十個親兵就已經是極限了。像是一次可以調動上萬人馬這種事情,完全是不可想象。

    可趙栩就這么干了,真的給了岳飛這種權勢。而岳飛也是毫無忌憚與避諱,得知趙栩遇險直接就調動兵馬出了汴梁城,據說當時可是把城里許多的權貴人家給嚇的不輕。

    “汴梁口音?”趙栩笑著搖頭“真的,我一聽這個就大致明白了背后是什么人在推波助瀾。這年頭心思活泛的人還真是不少。你說呢?”

    趙栩問的不是鄭樸,而是岳飛。

    “如無意外,必有宗室之人參與其中。”在岳飛的身上絕對看不到什么明哲保身的事情,他是真正的有事就直接說“陛下沒有子嗣,一旦出了意外必然是要從宗室之中尋人繼承大位。誰最有可能繼位必然就是幕后黑手。至少也是參與其中。”

    屋內的鄭樸原本魁梧雄壯的身形已經是拼命縮小擠壓快要成一坨了。他恨不得自己耳朵直接聾了沒聽到這番涉及到皇位爭奪的隱私事情。這種事情哪里是他這樣的人可以參與其中的,哪怕是聽到都是扛不住。

    “皇室宗親,還有地方士紳。”趙栩緩緩閉上眼睛“看來兩邊是勾結起來了。別的不說,膽量倒是不小。而且目光也不錯,知道直接對我下手是最簡單方便的手段。”

    “陛下。”岳飛行禮“請陛下回宮。”

    “你看我是那種被人嚇唬就要躲起來的人嗎?”趙栩緩緩睜開眼睛,微微一笑“除非隕石撞地球,否則我什么都不怕。行了,這件事情就暫時到此為止。那些所有牽涉其中被抓到的人都處理掉。至于其他的,先等一等。等我安排好時機再一網打盡。且容他們再蹦跶一些時日。”

    岳飛是真正的尊重與敬佩皇帝,所以當趙栩做出決斷之后他就不會再反對。

    趙栩離開之后,岳飛并沒有跟著走,而是將目光放在了仿佛隱形一般的鄭樸身上。

    “大將軍。”能做到六扇門總捕頭,鄭樸自然也是不傻。感受到岳飛的目光,鄭樸一咬牙上前行禮“下官對陛下忠心耿耿,絕無二心。若是背叛陛下,必叫天打五雷轟!”

    岳飛默默的看著他,看的鄭樸滿頭都是大汗。片刻之后岳飛微微點頭,轉身離開。

    “嚇死了。”等到趙栩和岳飛都離去之后,能嚇的眾多窮兇極惡的悍匪夜不能寐的六扇門總捕頭鄭樸直接坐在了地上,大口喘著粗氣。

    他是真的被趙栩和岳飛的氣場給嚇到了。他說是罪惡克星,可實際上生平干掉的估計都不到兩位數。而趙栩和岳飛多次大戰下來單單是斬首就斬了不知道多少萬,那身上的殺氣根本不需要刻意展示,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來就能把他給嚇的夠嗆。

    “真是不知死活的蠢貨。”鄭樸好不容易平緩了情緒,深吸口氣回想起之前聽到的話語“陛下經天緯地般的人物,哪里會被你們這些陰謀詭計打倒。自己找死也就算了,還要連累全族。哼哼,等到事發的時候看你們怎么死!”

    江都城內再次陷入了血雨腥風之中。前次是被宗澤屠了一大批的鹽商,而這次則是將所有明里暗里的全都挖了出來,一個都沒有放過。

    而且與這些人有聯系的,無論是當地官吏還是地方大族,同樣是被牽扯出來了一大批。這些人壓根就沒走刑部大理寺的程序,全都是由軍方處置。

    抓人,審問,定罪然后砍腦袋。江都城外的臨時刑場殺了一波又一波,天知道最終殺了多少人。

    好在最終趙栩并沒有因為被人刺殺而失去理智,被砍頭的都是真正參與其中,或者犯下了不可饒恕罪行的主犯。他們的家眷親族并沒有被連累一同走上黃泉路。

    趙栩將這些人都流放去了遙遠的爪哇國以及澳洲大陸,算是為增加當地人口做貢獻。至于他們如何應對當地的食.人族,那就不是趙栩考慮的事情了。

    雖然這些人并沒有參與行動,沒有什么太大的惡行。可他們腹中所吃之食,身上所穿之衣,日常生活之享用全都是那些被砍頭的人通過各種手段搶來的。此時只能是算他們在為往日贖罪。

    趙栩暫時將這件事情放下,在江南之地到處閑逛。在杭.州游覽西湖美景,在桂西冠上山水之美。四處游山玩水真的是當做旅游了。

    一直到翻年春天,趙栩才最終返回汴梁城。
九龙心水4中4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