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開局一把天生牙 > 第217章 兩場談判
    肯尼斯從咖啡廳出去沒多久的時間,咖啡廳就又進來兩個人,一個白衣服的成人和一個黑色運動服的少年。

    白衣服的人韋伯認識,在宴會上見過,正是caster,帕拉塞爾蘇斯。

    看著旁邊那個少年,雖然難以置信,但是從他右手上紅色的紋身能確認,他就是那個幾乎沒有露面過的第七位魔術師,caster的御主了。

    韋伯都有些覺得大開眼界了,沒想到這么小的年齡就能夠成為御主。

    征服王知道接下來才是跟圣杯戰爭有關的事情,很有精神地和帕拉塞爾蘇斯打了個招呼,然后一豐也順勢坐在了剛才肯尼斯坐的位置,點了一杯奶茶,自我介紹一番后,開始了對話:

    “韋伯維爾維斯,想必肯尼斯已經和你說過了,我現在也算是埃爾梅羅的協助者。

    這場圣杯戰爭,saber已經和berserker聯盟,兩個強力的從者湊在了一起,更何況他們兩個還都是同樣來自圓桌騎士的戰友,亞瑟王和蘭斯洛特配合起來,實力可不僅僅是一加一那么簡單。

    而archer和assassin之間從戰爭開始之前就已經聯合,雖然assassin已經被rider清除掉了,archer組仍然得到了圣堂教會的幫助,在充當監督者的圣堂教會的協助下,擁有此次最強英靈的遠坂時臣,仍然有很大的獲勝可能。

    本來我們和ncer組結成同盟,沒想到這么快ncer就退場了,十分可惜。

    目前落單的只有我們caster組和你們rider組了,如果能夠結盟的話,接下來的圣杯戰爭就能夠形成三足鼎立的狀態,獲得暫時的平衡了。”

    韋伯還沒有說話,rider已經開始發表想法了:

    “caster的御主,你終于露面了。原本我還覺得你是個膽小鬼,沒想到你才這個年紀,情有可原,本王就不說什么了。

    征服的道路是漫長的,不管有多么強的敵人,我伊斯坎達爾都不會畏懼。

    不過如果你們打算加入我的麾下,我也愿意將圣杯和勝利的喜悅,與你們一同分享。”

    對于征服王的態度,一豐有所預料:

    “我和caster所求,只不過是對根源的探索,我們已經確認圣杯是達不到這一點了,所以我們兩人愿意在一定范圍內協助征服王取得勝利,至于加入你的麾下,還是算了,我們并沒有聽從其他組的安排的打算。

    我可以將我們探知的其他從者的能力和寶具等信息全部告訴你,包括caster的寶具,希望能夠幫助到你們。

    畢竟caster并非很擅長戰斗的魔術師,如果能夠借此遠離戰斗,安心做研究,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看著caster組的兩人打定心思要盡量避開戰斗,征服王也就不再勸說,雖然對方有些想要利用征服王擋雷的心思,但是伊斯坎達爾不在乎。

    能和各個時代的英雄們同臺戰斗,已經是天下少有的幸事,既然很難同心,索性就組成一個松散的聯盟,然后多獲取點信息吧。

    雙方達成共識之后,一豐將阿爾托莉雅、蘭斯洛特、帕拉塞爾蘇斯和吉爾伽美什的技能與寶具說了一遍,包括吉爾伽美什的底牌ea以及阿爾托莉雅的誓約勝利之劍:

    “archer的ea、saber的圣劍以及rider你的王之軍勢,毫無疑問是這次圣杯戰爭中的頂級寶具,各有優劣,其中最強的,應該就是ea了,這一點毋庸置疑。

    不考慮意外因素的話,最有可能勝利的應該是archer。

    可惜archer的性格,讓我們很難和archer結盟,只能想辦法和其他優秀從者聯合。

    之前宴會的時候說過,按照我和caster的預估計,只要能讓五名從者退場,圣杯就能啟動,我們的目標就是讓caster存活到那個時候。

    希望這些信息能夠給征服王足夠的幫助吧。

    我們互換一下聯系方式吧,雖然不擅長戰斗,但是caster是一流的魔術師,對于使魔的操控也是一流,擅長打探消息,我們可以將更多的信息隨時告訴你們,希望能夠幫到rider取得勝利。”

    就在caster組和rider組正在商議的時候,另一場談判,正發生在間桐家。

    間桐家迎來了身著盔甲的saber,和她真正的御主衛宮切嗣。

    因為愛麗斯菲爾已經沒有阿瓦隆了,再讓她和阿爾托莉雅一起行動的意義就不大了,這次愛麗斯菲爾守家,衛宮切嗣親自出動,拜訪了間桐家,并且得到了間桐雁夜的接待。

    這個時候,看似隨意的切嗣,早就將懷中的愛槍thpsoncontender中上好了起源彈,決定一有意外就立刻槍斃間桐雁夜。

    雁夜倒是很隨和地接待了對方,甚至連berserker都沒有叫出來,也是為了防止他的暴走,berserker保持靈體化狀體在地下室待著。

    切嗣看似很隨意地隨口問了一句:

    “這么大的房子,只有你一個人嗎?”

    雁夜瞥了一眼切嗣,回答道:

    “間桐臟硯已經死了,僅僅靠著我來保護間桐家還不夠。

    這個地方和遠坂家有些近,我怕被archer偷襲,所以讓哥哥帶著家里的人,秘密從地道離開,去別的地方避難了,等到圣杯戰爭塵埃落定再回來。

    其實我也可以一同離開,但是我還沒有給時臣這個混蛋一個教訓,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而且berserker也幫了我不少忙,我也想順便幫他完成他的愿望。

    切嗣,你應該也夢到過自己的從者的記憶吧?如果這樣,你應該能理解我現在的想法。”

    切嗣對此不置可否,僅僅是看了一眼saber緊張的表情,就繼續問道:

    “caster對你們家的所作所為,你就不恨他嗎?我們也可以一起對付caster。”

    雁夜毫不在乎地回答道:

    “間桐家的所有財產加一起,也比不上我的家人的幸福重要,現在小櫻已經是我的家人了,殺死臟硯的caster,解放了間桐家,從一定意義上來講還是我的恩人,我對caster沒有什么想法,同理rider和我也沒有太大關系,我不在乎圣杯。如果你們想要對付他們,我會考慮,但是不想浪費我的魔力,你應該調查過,我的魔法資質并不是很好,要看情況才行。

    能獲得現在的成就,還是利用了間桐家的秘術,在付出了相當的壽命為代價的結果。

    不過如果你們想要對付時臣,或者說要對付archer,我可以讓berserker幫助你們,就算是將所有的令咒都用掉也沒有什么問題,這本來就是我的目的。

    從我看到的蘭斯洛特的記憶中,我倒不覺得他沒有錯誤,我只是覺得與其讓他被亞瑟王制裁,還不如將功贖罪,重新在亞瑟王的麾下戰斗,將功贖罪可能更好一些。

    可惜berserker的思維有些混亂,有些道理講不清楚,我和他交流也只能一點點來,目前只好先由我控制著他來戰斗,一放松的話,他就又吵吵嚷嚷地朝著亞瑟王沖過去了,真是頭疼。

    對于我的提案你有想法嗎,衛宮切嗣?

    如果你不同意,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的愿望已經實現,剩下的都是小事,你不答應的話,我準備今天晚上將所有令咒用掉,讓berserker正面沖進遠坂宅去和archer戰斗,不管勝負,能給時臣造成多少麻煩就造成多少麻煩,然后我都可以毫不遺憾地退出這次圣杯戰爭,出去躲個清閑,等你們的戰爭結束后再回冬木市。

    決定權在你的手里。”

    ←

    →

    /scriptchaptererror
九龙心水4中4三肖中特